首页 > 医院新闻 > 医院新闻 医院快讯

甘心情愿

分享该篇文章:

发布时间:2020年12月30日浏览:1234次

 只有他上手术台了,我才真放心了。”

 这到底是个怎样的患者,让他姐姐发出如此感叹。

 34岁、糖尿病视网膜病变Ⅵ期、新生血管性青光眼、光感不确切视力......

 这到底是怎样的病情,让不轻易皱眉的黄旭东教授皱起了眉头。


 这是一个年仅34岁的青壮年,与糖尿病相伴10年,发生糖尿病视网膜病变Ⅵ期(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分为六期,这是末期)合并新生血管性青光眼,只有光感不确切的视力(接近失明),眼压高达60mmHg+(眼压测量设备上限60mmHg)。

 很多医生都劝他放弃,他自己也对治疗丧失信心,临上手术还想要“逃”,还好他姐姐和医生们都意志坚决不放弃,才有这最后的手术机会。

术前的眼底照相

 因为拖得太久,来烟台正大光明眼科医院就诊时,他的视网膜全脱离并且皱在一起,原本红润的视网膜也已变得苍白,增殖膜不光遍布视网膜上方,视网膜下增殖膜也犹如锁链牵拉束缚着视网膜。

 打个比方,视网膜类似一张卫生纸,增殖膜类似于胶水,这种情况相当于卫生纸上铺满胶水并且揉成一团。

 手术就是在不损伤卫生纸的前提下,把胶水和卫生纸分开,同时将卫生纸展平。

 正常情况下,处理视网膜上的增殖膜即可,而他视网膜下也有增殖膜。

 如何最大程度保证视网膜完整性的前提下,把上方和下方的增殖膜都处理干净。

 这十分考验术者的手术思维、手术技巧、术者的耐力和心理承受能力,而且患者越是年轻,手术处理难度越大,这也是众多医生建议他放弃治疗的原因。

  

 选择为他手术,我们每个人的心都是揪着的,他的眼底情况比术前预估的要复杂的多,手术时间预估要三四个小时。

 着眼前这“盘根错节”的增殖膜,在薄如蝉翼的视网膜上,要想剥除干净而又不损失视网膜,极大程度地考验手术者的技巧,特别是耐心和细心,连不轻易皱眉的黄教授也皱起眉头,我们紧张的大气不敢喘。

 手术在紧张有序、忙而不乱的节奏中开始了,他迅速进入状态,像一个入定的“老僧”,他的淡定从容给了所有人一颗定心丸。

 在我们眼里增殖膜麻烦而难缠,但在他眼里增殖膜像朵莲花,他并不是在做手术而是在剥莲花。正所谓一念由心生,处处开莲花。

 难怪他总说:“理论上,没有放不平的视网膜,只有放不平的心”。

 支撑他前行的不仅是他身上那股永不放弃的劲儿头,还有一心向佛、与人为善的那颗心。

 

 随着增殖膜一点点被剥除,视网膜一点点的平复,患者的眼底情况逐渐明朗,手术室的气氛也明快起来,黄教授皱起的眉头在不知不觉中舒展了。

 四个多小时的奋战,手术时间比预想得要长,手术效果却比预想的要好,增殖膜被处理的干干净净,视网膜也终于平复了。

 他做到了!患者的眼睛终于保住了,术后第二天恢复光感的视力。

 34岁,失明对他和他的家庭而言都是毁灭性的打击,这次手术的意义不光是保住他的眼睛,更重要的是守住他最后的光明和生活的希望。

 

编后记

 当天黄旭东教授七点多冒着风雪从潍坊赶来,来了就一头扎进手术室。

 下手术时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多,为他准备的饭菜凉了热、热了凉,终究累的没吃饭。

 看着他下手术时疲惫的背影,那一刻对我的内心触动是极大的,有心疼更多地是敬佩。

 他太拼了,不忍看着这个年仅34岁的青壮年面临失明,不能让他最后的希望落空......可他却从来不考虑自己的身体。

  

 他总“抱怨”我们把“最棘手”的患者留给他,每次都累的精疲力尽,但只要患者需要又风雨兼程的赶来,甘心情愿。

 就像他所说的一样:“我们每一次拼尽全力殚精竭虑的救赎,不仅拯救了别人的眼睛、别人的家庭、更是对自己的心灵救赎。”

 正是他身上这股永不放弃的拼劲和患者的高度信任,给予我们并肩作战的勇气和底气,也正是如此,很多其他地方被婉拒的“棘手”的患者,慕名而来,在这里重获光明和新生。

 

热点文章